<thead id="xocqs"></thead>
  • <input id="xocqs"><option id="xocqs"></option></input>
  • <thead id="xocqs"></thead>
  • <thead id="xocqs"></thead>
    當前位置: 首頁» 資訊中心» 政策法規

    政策法規

    報告 | 關于2017年中央和地方預算執行情況與2018年中央和地方預算草案的報告

    發布日期:2018-03-24 作者: 來源:新華網

    2018年3月5日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

     

    財政部

     

    各位代表:

      受國務院委托,現將2017年中央和地方預算執行情況與2018年中央和地方預算草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并請全國政協各位委員提出意見。

     

    一、2017年中央和地方預算執行情況

     

    2017年,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各地區各部門牢固樹立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深入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以提高發展質量和效益為中心,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嚴格執行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審查批準的預算,認真落實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的審查意見,統籌推進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各項工作,經濟運行穩中向好態勢持續發展,改革開放全面深化,經濟結構繼續優化,質量效益明顯提升,風險管控穩步推進,市場信心顯著增強,社會大局保持穩定。中央和地方預算執行情況較好。

     

    (一)2017年一般公共預算收支情況。

     

    1.全國一般公共預算。

    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72566.57億元,為預算的102.3%,比2016年同口徑(下同)增長7.4%。加上使用結轉結余及調入資金10138.85億元(包括中央和地方財政從預算穩定調節基金、政府性基金預算、國有資本經營預算調入資金,以及地方財政使用結轉結余資金),收入總量為182705.42億元。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203330.03億元,完成預算的104.3%,增長7.7%。加上補充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3175.39億元,支出總量為206505.42億元。收支總量相抵,赤字23800億元,與預算持平。

     

    2017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扭轉了2012年以來增速放緩態勢。一些收入項目超出預算較多,其中,國內增值稅超出2677.56億元,企業所得稅超出1875.61億元,進口貨物增值稅、消費稅和關稅超出3086.25億元。主要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提升,稅源相應增加;工業生產者價格指數回升超出預期,直接帶動以現價計算的相關稅收快速增長;國內外需求回暖,進口商品量價齊增,進口稅收增加較多。

     

    2.中央一般公共預算。

    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入81119.03億元,為預算的103.2%,增長7.1%。加上從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調入1350億元,從中央政府性基金預算、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調入283.35億元,收入總量為82752.38億元。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支出95076.99億元(包括本級支出、對地方稅收返還和轉移支付),完成預算的99.3%,增長5.4%。加上補充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3175.39億元,支出總量為98252.38億元。收支總量相抵,中央財政赤字15500億元,與預算持平。

     

    主要收入項目執行情況。國內增值稅28165.97億元,為預算的104.9%。國內消費稅10225.09億元,為預算的99.6%。進口貨物增值稅、消費稅15968.56億元,為預算的120.8%。關稅2997.69億元,為預算的112.7%。企業所得稅20422.62億元,為預算的104.4%。個人所得稅7180.71億元,為預算的111.2%。出口貨物退增值稅、消費稅13870.37億元,為預算的106.7%。非稅收入5424.43億元,為預算的66.2%。

     

    中央本級支出29858.89億元,完成預算的100.9%,增長7.5%。主要支出項目執行情況是:一般公共服務支出1271.46億元,完成預算的100.9%。外交支出519.67億元,完成預算的95.2%。國防支出10226.35億元,完成預算的100%。公共安全支出1848.94億元,完成預算的100.6%。教育支出1548.39億元,完成預算的101.9%??茖W技術支出2826.96億元,完成預算的99.5%。糧油物資儲備支出1597.48億元,完成預算的108.2%。債務付息支出3779.43億元,完成預算的100.8%。

     

    中央對地方稅收返還和轉移支付65218.1億元,完成預算的99.3%,增長4.5%。其中,稅收返還8163.59億元,完成預算的89.3%,主要是根據全面推開營改增試點后有關稅收返還政策據實安排;一般性轉移支付35167.9億元,完成預算的100.4%;專項轉移支付21886.61億元,完成預算的101.9%。一般性轉移支付占轉移支付總額的比重提高至61.6%,其中,老少邊窮地區轉移支付增長19.7%,縣級基本財力保障機制獎補資金增長9.5%。

     

    2017年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超收2507.38億元、支出結余668.01億元,全部轉入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中央預備費預算500億元,實際支出60.7億元,用于大氣污染成因與治理攻關等方面,剩余439.3億元(已包含在上述支出結余668.01億元中)全部轉入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2017年末,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余額4666.05億元。

     

    3.地方一般公共預算。

    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56665.64億元,其中,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收入91447.54億元,增長7.7%;中央對地方稅收返還和轉移支付收入65218.1億元。加上地方財政使用結轉結余及從地方預算穩定調節基金、政府性基金預算、國有資本經營預算調入資金8505.5億元,收入總量為165171.14億元。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73471.14億元,增長7.7%。收支總量相抵,地方財政赤字8300億元,與預算持平。

     

    (二)2017年政府性基金預算收支情況。

    全國政府性基金收入61462.49億元,增長34.8%。加上2016年結轉收入298.5億元和地方政府發行專項債券籌集收入8000億元,全國政府性基金相關收入總量為69760.99億元。全國政府性基金相關支出60700.22億元,增長32.7%。

    中央政府性基金收入3824.77億元,為預算的103.2%,增長6.4%。加上2016年結轉收入298.5億元,中央政府性基金收入總量為4123.27億元。中央政府性基金支出3669.19億元,完成預算的91.6%,增長9.2%。其中,中央本級支出2683.6億元,對地方轉移支付985.59億元。中央政府性基金收大于支454.08億元。其中,結轉下年繼續使用385.59億元;單項政府性基金結轉超過當年收入30%的部分合計68.49億元,按規定補充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

    地方政府性基金本級收入57637.72億元,增長37.3%,其中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52059.01億元,增長40.7%。加上中央政府性基金對地方轉移支付收入985.59億元和地方政府發行專項債券籌集收入8000億元,地方政府性基金相關收入為66623.31億元。地方政府性基金相關支出58016.62億元,增長34.2%,其中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相關支出51779.63億元,增長37.1%。

     

    (三)2017年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支情況。

    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主要根據國有企業上年實現凈利潤一定比例收取,同時按照收支平衡原則安排相關支出。

     

    全國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2578.69億元,下降1.2%。全國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2010.93億元,下降6.7%。

     

    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1244.27億元,為預算的96.5%,下降13%,主要是石油、電力等行業企業2016年經濟效益下滑。加上2016年結轉收入128.03億元,收入總量為1372.3億元。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1001.71億元,完成預算的86.3%,下降30.9%,主要是2017年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規模下降,同時調入一般公共預算比例提高,支出規模相應減少。其中,中央本級支出766.34億元,對地方轉移支付235.37億元。向一般公共預算調出257億元。結轉下年支出113.59億元。

     

    地方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本級收入1334.42億元,增長13.2%。加上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對地方轉移支付收入235.37億元,收入總量為1569.79億元。地方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1244.59億元,增長2.1%。向一般公共預算調出310.61億元。

     

    (四)2017年社會保險基金預算收支情況。

    全國社會保險基金收入55380.16億元,為預算的106.9%,增長10.5%。其中,保險費收入39563.61億元,財政補貼收入12264.49億元。全國社會保險基金支出48951.67億元,完成預算的101%,增長12.3%。當年收支結余6428.49億元,年末滾存結余72037.47億元。目前全國社會保險基金整體上還有較大結余,但受人口老齡化等因素影響,部分省份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撫養比偏低,基金收支平衡壓力較大。

     

    2017年末,中央財政國債余額134770.16億元,控制在全國人大批準的債務余額限額141408.35億元以內;地方政府債務余額164706.59億元,包括一般債務余額103322.35億元、專項債務余額61384.24億元,控制在全國人大批準的債務余額限額188174.3億元以內。

     

    以上預算執行的具體情況詳見《中華人民共和國2017年全國預算執行情況2018年全國預算(草案)》。

     

    (五)2017年主要財稅政策落實和重點財政工作情況。

    2017年,財政部門認真落實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預算決議要求,全面貫徹實施預算法,有效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持續深化財稅體制改革,加大重點領域保障力度,支持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力促進了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

     

    著力實施減稅降費政策。密切跟蹤營改增試點實施情況,落實并不斷完善試點政策,簡化增值稅稅率結構。享受減半征收企業所得稅優惠的小型微利企業年應納稅所得額上限由30萬元提高到50萬元??萍夹椭行∑髽I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由50%提高到75%。啟動創業投資和天使投資有關稅收政策試點。將商業健康保險個人所得稅稅前扣除試點政策推至全國。繼續實施2016年底到期的部分稅收優惠政策等。實行上述措施,全年新增減稅超過3800億元。取消、停征或免征房屋轉讓手續費等43項中央行政事業性收費,降低7項收費標準;取消、停征或減免城市公用事業附加等5項政府性基金,降低2項征收標準;取消工業企業結構調整專項資金。加上地方自主清理的政府性收費,全年涉及減收超過1900億元。此外,相關部門還出臺了清理規范經營服務性收費、推進網絡提速降費、降低企業用能成本、推進物流降本增效等措施,全年減輕社會負擔超過4400億元。進一步規范涉企收費行為,創建實施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業性收費、政府定價的經營服務性收費目錄清單全國“一張網”制度,清單之外一律不得收費,并建立了亂收費舉報投訴查處機制。

     

    扎實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落實“三去一降一補”重點任務。撥付專項獎補資金222億元,支持鋼鐵、煤炭行業超額完成2017年化解過剩產能任務,妥善安置分流職工。淘汰停建緩建煤電產能6500萬千瓦。撥付資金566.7億元,支持中央企業處置“僵尸企業”以及解決國有企業“三供一業”等歷史遺留問題。完善棚改安置方式,在商品房庫存量大的地方積極推行貨幣化安置。落實和完善企業兼并重組、債權轉讓核銷等相關政策,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工作有序推進。進一步優化中央基建投資支出結構,集中用于重大水利工程、新一輪農網改造升級等。規范推行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民營企業參與率穩步提高。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啟動41個國家現代農業產業園創建。實施農業補貼制度改革,突出綠色生態導向。支持完成糧改飼面積超過1300萬畝,耕地輪作休耕制度試點1200萬畝,重金屬污染耕地修復治理242萬畝,引導種植結構調整,促進耕地地力保護。完善糧食等重要農產品價格形成機制和收儲制度,消化政策性糧棉油庫存8501萬噸。國家農業信貸擔保聯盟有限公司和33家省級農業信貸擔保公司完成組建,累計為超過4.9萬個農業項目提供貸款擔保,擔??傤~442.5億元,緩解了農業經營主體融資難、融資貴、融資慢問題。在13個糧食主產省選擇200個產糧大縣,面向適度規模經營農戶開展農業大災保險試點,保障水平提高約90%。推進土地整治,農業綜合開發建設高標準農田2500萬畝,高效節水灌溉面積新增2165萬畝,災后水利薄弱環節和重大水利基礎設施建設有序推進。支持18個省份開展田園綜合體建設試點示范。

     

    培育壯大經濟發展新動能。加強對公共科技活動的支持,全面落實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和科研項目資金管理改革舉措,運用市場化方式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深入實施“中國制造2025”,支持智能制造、工業強基、綠色制造工程建設。落實和完善首臺(套)重大技術裝備保險補償政策,將新材料納入首批次應用保險保費補償范圍。發揮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等引導作用,促進制造業重點領域加快發展。實施調整后的財政補貼政策,全年推廣新能源汽車約80萬輛。支持30個城市開展小微企業創業創新基地城市示范,加快國家中小企業發展基金運行,促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蓬勃發展。

     

    大力支持脫貧攻堅。中央財政補助地方專項扶貧資金861億元,比2016年增長30.3%,農業、教育、醫療、交通等領域也加大了對貧困地區的投入力度。在全國832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和連片特困地區縣全面推開涉農資金整合試點,截至2017年底,實際整合財政涉農資金3286億元。中央財政安排易地扶貧搬遷貸款貼息,支持地方完成340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易地扶貧搬遷建設任務。大力推進資產收益扶貧,帶動貧困群眾增收。脫貧攻堅繼續保持良好態勢,全年實現1289萬農村貧困人口脫貧。

     

    保障和改善民生。促進教育改革發展。統一城鄉義務教育學生“兩免一補”政策,全國約1.43億義務教育學生獲得免學雜費、免費教科書資助,1377萬家庭經濟困難寄宿生獲得生活補助,1400萬進城務工農民工隨遷子女實現相關教育經費可攜帶。落實高等教育領域“放管服”改革要求,完善和加強高校經費使用管理,進一步擴大高校辦學自主權。博士生國家助學金資助標準提高了3000元。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全面推開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取消了實行60多年的藥品加成政策。開展生育保險和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合并實施試點。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財政補助標準由每人每年420元提高到450元?;竟残l生服務項目年人均財政補助標準由45元提高到50元。整合公共衛生服務項目,改革資金分配方式。推進基層衛生綜合改革。支持做好就業和社會保障工作。完善就業創業政策體系,擴大求職創業補貼補助范圍,鼓勵地方對符合條件的高校畢業生、就業困難人員創業給予一次性補貼。出臺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饘嵤┓桨?。機關事業單位和企業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標準提高了約5.5%。整合設立困難群眾救助補助資金,由各地統籌用于低保、特困人員救助供養、臨時救助、流浪乞討人員救助、孤兒基本生活保障支出,惠及全國7797萬困難群眾。提高優撫對象等人員撫恤和生活補助標準,惠及全國860萬優撫對象。完善救災補助政策,大幅提高災害應急救助等4項中央財政補助標準。加強基本住房保障。支持棚戶區改造開工609萬套,推進公租房配套基礎設施建設。中央財政農村危房改造補助資金集中用于低保戶、農村分散供養特困人員、貧困殘疾人家庭和建檔立卡貧困戶等4類重點對象,戶均補助標準由2016年7500元(貧困地區為8500元)大幅提高至2017年約1.4萬元,支持改造農村危房190.6萬戶。推動文化體育事業發展。加快構建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49863家公益性文化設施向社會免費開放,1257個體育館向社會免費或低收費開放,城鄉公共文化體育基礎條件進一步改善。

     

    支持生態環保建設。落實京津冀及周邊、長三角、珠三角地區大氣污染防治重點任務。啟動中央財政支持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試點。支持地方落實水污染、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增加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規模,全國享受重點補助的縣域達819個。加大祁連山生態環境保護支持力度,推動妥善解決歷史遺留問題。開展第二批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和修復工程試點。推進濕地保護與恢復,落實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新一輪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和天然林保護全覆蓋政策,支持全面停止天然林商業性采伐。支持循環經濟發展和清潔生產,啟動畜禽糞污資源化利用試點。深入開展排污權有償使用和交易試點。完善流域上下游橫向生態保護補償機制。支持建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

     

    深化財稅體制改革。改進預算管理制度。清理規范重點支出同財政收支增幅或生產總值掛鉤事項,完善重點支出保障機制。財政轉移支付結構進一步優化,專項轉移支付項目數量減少18項、減至76項。首次在中國政府網、財政部門戶網站集中公開中央政府預算、中央部門預算和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公開部門預算的中央部門增加到105個。完善政府預算體系,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調入一般公共預算的比例提高到22%,將新增建設用地土地有償使用費等3項政府性基金項目轉列一般公共預算,取消排污費等以收定支、??顚S玫囊幎?。強化預算績效管理,績效目標管理范圍覆蓋中央部門所有一級和二級項目、全部中央對地方專項轉移支付,績效目標隨同預算批復和下達,全面開展項目績效目標執行監控和績效自評,會同第三方機構開展重點績效評價,部分績效自評結果和重點績效評價結果向全國人大報告并向社會公開。健全政府會計準則體系,開展政府財務報告編制試點。推進稅制改革和稅收立法。完善增值稅制度,將增值稅稅率由四檔減至17%、11%和6%三檔,取消13%的稅率,將農產品等稅率從13%降至11%。水資源稅改革試點擴大到10個省份。出臺個人收入和財產信息系統建設總體方案。配合加快稅收立法工作,煙葉稅法、船舶噸稅法以及環境保護稅法實施條例順利出臺,增值稅暫行條例修訂公布,耕地占用稅法、車輛購置稅法、資源稅法、關稅法等立法工作深入開展。完善財政體制。分領域推進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出臺外交領域改革方案,起草教育、醫療衛生領域改革方案。研究進一步理順中央與地方收入劃分改革總體方案,起草健全地方稅體系改革方案。

     

    加強地方政府債務管理。依法規范地方政府舉債融資,強化地方政府債務限額管理,全年發行地方政府新增債券1.59萬億元,控制在全國人大批準的2017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1.63萬億元以內。著力發展項目收益與融資自求平衡的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品種,啟動發行土地儲備、政府收費公路專項債券。印發進一步規范地方政府舉債融資行為、堅決制止地方以政府購買服務名義違法違規融資等文件,設定“正面清單”和“負面清單”,嚴禁各種形式的違法違規或變相舉債,初步實現對當前地方政府主要違法違規融資行為的監管政策全覆蓋。組織核查部分市縣和金融機構違法違規融資擔保行為,嚴格依法依規問責處理,相關責任人被給予撤職、行政降級、罰款等處分。公開曝光處理結果,發揮警示教育作用。同時,繼續開展地方政府債務風險評估和預警,督促指導地方有效防范政府債務風險。

     

    強化財政監督。組織開展地方預決算公開、扶貧資金使用管理、中央部門財經紀律執行情況、工業企業結構調整專項獎補資金等監督檢查,查處違規使用財政資金490多億元,對相關責任人嚴肅追責,推動完善制度、規范管理,促進重大財稅政策和制度落實。

     

    2017年的財政預算工作,是過去五年財政改革發展實踐的重要組成部分。五年來,國家財政實力不斷邁上新臺階,財政政策的精準性有效性不斷實現新提升,現代財政治理體系和能力建設不斷取得新突破,財政在黨和國家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的偉大進程中發揮了積極作用。一是堅持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促進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由2012年的12.6萬億元增加到2017年的20.3萬億元,赤字率一直控制在3%以內。全面推開營改增試點,實現增值稅對貨物和服務全覆蓋,征收66年的營業稅退出歷史舞臺,營改增累計減稅超過2萬億元。取消、免征、停征或減征1368項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業性收費,涉及減收金額3845億元。積極調整財政支出結構、盤活沉淀資金,保障基本民生和重點項目。二是堅持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實現供求關系新的動態均衡。扎實推進“三去一降一補”,出臺實施一批有利于實體經濟健康發展的財稅政策,促進經濟結構優化和新動能加快成長。著眼于提高農業供給質量,進一步完善財政支農政策,支持構建現代農業產業體系、生產體系、經營體系,推動農業農村發展向綠色生態可持續、更加注重滿足質的需求轉變。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持續加大財政科技投入力度、優化投入結構、完善支持方式,創新對發展的支撐作用不斷增強。三是堅持深化財稅體制改革,現代財政制度建設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在推進預算公開、實行中期財政規劃管理、完善轉移支付制度、加強預算績效管理等方面,出臺實施一系列重大改革舉措,現代預算管理制度主體框架基本建立。完善消費稅制度,調整征收范圍、優化稅率結構和改進征稅環節。全面推進資源稅從價計征改革。加快推進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合理確定全面推開營改增試點后增值稅收入分享比例,中央和地方財力格局總體穩定。四是堅持保障和改善民生,人民群眾獲得感不斷增強。深入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中央財政補助地方專項扶貧資金年均增長22.7%。建立城鄉統一、重在農村的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健全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資助政策體系。調整完善就業創業政策措施,重點群體和總體就業形勢保持穩定?;踞t保制度實現全覆蓋,大病保險制度基本建立,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實現統一。構建起以低保、特困人員救助供養、臨時救助等為主體的社會救助制度體系。連續提高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城鄉低保、優撫等標準。全國城鎮保障性安居工程開工建設3400多萬套,完成農村危房改造1700多萬戶。五是堅持推進依法理財,提升財政管理水平。修改后的預算法頒布施行,出臺環境保護稅法、資產評估法、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等,財稅法治建設不斷取得新進展。全面推行“雙隨機、一公開”監管,加大財政監督檢查力度。建立規范的地方政府舉債融資機制,強化地方政府債務管理,初步形成地方政府債務監督管理制度框架和風險防控體系?,F代國庫管理體系建設向縱深推進,國債市場化改革、收益率曲線建設取得重要成果,政府采購運行機制不斷優化。建立健全財政部和財政系統內控機制,財政核心業務及權力運行的風險管控與監督制衡持續加強。配合推進預算聯網監督,中央預算聯網監督系統建成并上線運行,省級財政部門全面實現與同級人大聯網,主動接受人大監督。

     

    五年來財政改革發展工作取得的成績,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的結果,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科學指引的結果,是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及代表委員們監督指導的結果,是各地區、各部門以及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努力的結果。同時,我們也清醒地看到,預算執行和財政工作中還面臨一些困難和挑戰。主要是:財政收支緊平衡特征明顯,部分基層財政運行困難,保工資、保運轉、?;久裆媾R較大壓力;財政支出結構還需進一步優化,支出項目只增不減的固化格局沒有根本改變,資金使用碎片化問題亟待破解;預算執行不夠均衡,年末結轉資金規模較大,部分專項轉移支付項目預算執行率偏低;加強財政績效管理十分緊迫,一些地方、部門和預算單位重分配輕管理,花錢不問效,資金閑置浪費問題嚴重;財稅改革還有不少硬骨頭,有的改革需要進一步加快,有的改革舉措落地見效需要下更大功夫;一些地方違法違規或變相舉債,風險隱患不容忽視。我們高度重視這些問題,將采取有力措施加以解決。

     

    二、2018年中央和地方預算草案

     

    2018年是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的開局之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施“十三五”規劃承上啟下的關鍵一年,做好預算編制和財政工作意義重大。要適應新時代、聚焦新目標、落實新部署,更好發揮財政在國家治理中的基礎和重要支柱作用,推動我國經濟在實現高質量發展上不斷取得新進展。

     

    (一)2018年財政收支形勢分析。

    財政收入方面。2018年,全面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將對深化改革、促進發展形成新的強大動力,我國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具有許多有利條件。同時,國際環境和經濟發展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因素增多,財政增收也存在一些壓力和挑戰,主要是價格因素增收作用可能減弱,新老減稅降費措施疊加將產生較大減收。財政支出方面。各級財政必保支出較多,新增支出需求很大。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的攻堅戰,需要優先保障。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加強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推進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等,都需要重點支持。就業、教育、醫療、居住、養老等民生領域還有不少短板,需要加大投入。綜合判斷,2018年財政收入繼續保持向好態勢與財政支出快速增長并存,預算收支安排依然是緊平衡。各級財政要堅持過緊日子,勤儉節約、艱苦奮斗、精打細算,切實把財政資金用在增強發展后勁、讓人民群眾過好日子上。

     

    (二)2018年預算編制和財政工作的指導思想和原則。

    2018年預算編制和財政工作的指導思想是: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深入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精神,貫徹黨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基本方略,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新發展理念,緊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變化,按照高質量發展的要求,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增強財政可持續性。繼續實施減稅降費政策,進一步減輕企業負擔;調整優化支出結構,確保對重點領域和項目的支持力度,嚴控一般性支出,提高財政資金使用效率,著力支持在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的攻堅戰方面取得扎實進展,推動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嚴格貫徹預算法,牢固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完善預算管理制度,全面實施績效管理;建立權責清晰、財力協調、區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財政關系,加快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促進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

     

    貫徹上述指導思想,要立足于我國經濟已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這一基本特征,著重把握好以下原則:一是繼續實施減稅降費。堅持把發展經濟的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結合完善稅制,適時出臺新的減稅降費措施,大力降低實體經濟成本。二是調整優化支出結構。提高財政支出的公共性和普惠性,嚴控一般性支出,確保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脫貧攻堅、生態環保、教育、醫療衛生、國防等領域和重點項目的支持力度。三是深化財稅體制改革。按照加快建立現代財政制度的要求,推進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提高預算約束力和透明度,完善稅收制度,提升財政資源配置效率。四是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積極支持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發揮轉移支付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作用,加快縮小地區間基本公共服務水平差距,增強困難地區和基層政府保工資、保運轉、?;久裆哪芰?。五是全面實施績效管理。預算安排與績效管理相結合,將有限的財政資金用在刀刃上,以績效為導向,嚴格支出管理,進一步提高資金使用效益。六是增強財政可持續性。合理安排收支預算和適當降低赤字率,為今后宏觀調控拓展政策空間。堅決制止地方政府違法違規舉債行為。做好民生工作,堅持盡力而為、量力而行。

     

    (三)2018年財政政策。

    2018年,積極的財政政策取向不變,要聚力增效。按照三檔并兩檔的方向,調整增值稅稅率水平,重點降低制造業、交通運輸等行業稅率,優化納稅服務。實施個人所得稅改革。統一小規模納稅人年銷售額標準。再次擴大享受減半征收所得稅優惠政策的小微企業范圍。將創業投資和天使投資有關稅收優惠政策試點范圍擴大到全國。對企業新購入500萬元以下的設備、器具當年一次性在稅前扣除。實施企業境外所得綜合抵免政策。擴大物流企業倉儲用地稅收優惠范圍。繼續實施部分2017年到期的稅收優惠政策等。實行上述措施,預計全年再減稅8000多億元。加上繼續階段性降低企業“五險一金”繳費比例、進一步清理規范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業性收費等各種收費,將減輕稅費負擔1萬億元以上。同時,統籌收入、赤字、專項債務和調用預算穩定調節基金,適度擴大財政支出規模,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等提供必要的財力保障。

     

    2018年主要收支政策:

     

    1.支持打好三大攻堅戰。

    支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堅持標本兼治、疏堵結合、循序漸進,積極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債務風險。適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優先支持地方在建項目平穩建設,2018年安排地方政府專項債券13500億元,比2017年增加5500億元。堅決遏制隱性債務增量,積極穩妥處置隱性債務存量,堅持誰舉債、誰負責,嚴格落實地方政府屬地管理責任,債務人、債權人依法合理分擔風險。

     

    支持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在現行標準下,按照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多渠道籌措資金,瞄準特定貧困群眾精準幫扶,進一步向深度貧困地區聚焦發力。中央財政補助地方專項扶貧資金安排1060.95億元,比2017年增加200億元,增長23.2%,增量重點用于“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加大教育轉移支付、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中央基建投資等資金渠道向深度貧困地區的傾斜力度。深入推進產業、教育、健康、生態和文化等扶貧,補齊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短板。嚴格按照規定的范圍和用途,加快推進貧困縣涉農資金實質性整合,全面實施扶貧資金績效管理,建立完善常態化監管機制,切實管好用好扶貧資金。

     

    支持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著力解決突出環境問題,促進生態環境質量總體改善。中央財政安排大氣、水、土壤三項污染防治資金合計405億元,比2017年增加64.65億元,增長19%,投入力度是近年來最大的。支持打贏“藍天保衛戰”,重點支持京津冀等地區大氣污染防治,繼續開展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試點和秸稈綜合利用試點,發展清潔能源。加快水污染防治,實施長江經濟帶生態修復激勵政策,支持中西部污水處理廠提質增效,深入開展藍色海灣整治行動。強化土壤污染管控和修復,支持土壤污染綜合防治先行區示范,推進重金屬污染耕地修復治理。實施農村環境綜合整治,加強污水、垃圾處理設施建設與維護。實施獎補政策,大力推進畜禽糞污資源化利用。推進“廁所革命”。擴大華北地下水超采區綜合治理范圍。推動構建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深入開展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和修復工程試點。繼續實施新一輪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政策,完善天然林保護制度,擴大退耕還林還草,支持啟動大規模國土綠化行動,加強森林資源管護,強化濕地保護與恢復。研究建立多元化、市場化生態補償機制,積極支持生態環境監管體制改革。

     

    2.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支持制造業優化升級。綜合運用財政專項資金、政府投資基金等方式,支持“中國制造2025”重點領域建設,促進工業與互聯網深度融合。繼續推動集成電路、新材料等產業發展。降低制造業等行業增值稅稅率。更好發揮重大技術裝備等進口稅收政策作用。

     

    促進新動能成長壯大。實施“互聯網+服務升級”行動,支持傳統服務業轉型升級和現代服務業加快發展,培育新增長點。延續實施新能源汽車車輛購置稅優惠政策,完善補貼政策,加強充電基礎設施建設,促進新能源汽車產業做優做強。降低基礎電信企業稅負,助力新動能成長。

     

    繼續推進“三去一降一補”。用好中央財政專項獎補資金,支持鋼鐵、煤炭行業去產能。推動煤電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加大“僵尸企業”債務重組力度,加快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步伐。繼續推進解決國有企業歷史遺留問題、支持中央企業處置“僵尸企業”和治理特困企業工作。在減稅降費的同時,健全收費基金項目動態管理機制和亂收費舉報投訴查處機制,防止收費項目反彈。發揮投資對優化供給結構的關鍵性作用,規范推進PPP,加強資本金管理,完善扶持政策體系,鼓勵民間資本參與,切實提高公共服務供給質量。

     

    3.落實創新驅動發展戰略。

    推動提升科技創新能力。大力支持公共科技活動,加大對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的投入力度。加快實施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科技創新2030—重大項目。支持組建國家實驗室和建設一流科研院所。支持科技資源開放共享。進一步落實科研項目資金管理改革等政策,完善中央財政科技計劃管理,支持賦予創新團隊和領軍人才更大的人財物支配權。加快開展面向目標與結果的財政科技支出績效評價,提高資金使用效益。推動建立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支持符合條件的企業更多承擔國家科技計劃項目。充分發揮激勵機制作用,加速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產力轉化。

     

    促進創業創新和小微企業發展。深入開展小微企業創業創新基地城市示范,對拓展小微企業融資擔保規模、降低擔保費用成效明顯的地區給予獎勵,促進“雙創”升級。設立國家融資擔?;?,完善普惠金融發展專項資金政策,優化小微企業、“三農”主體融資環境。

     

    4.支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

    完善農業支持保護制度。實施“大專項+任務清單”管理,探索建立涉農資金統籌整合長效機制。完善農業補貼制度,增加產糧大縣獎勵投入。健全農業信貸擔保體系和農業風險分擔機制,啟動實施三大糧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險試點。

     

    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化糧食價格形成機制改革,推進稻谷、小麥收儲制度改革,完善玉米、大豆市場化收購加補貼機制。繼續減少玉米庫存,著力消化稻谷庫存。擴大耕地輪作休耕制度試點。加大優質糧食工程實施力度。健全綠色農產品生產扶持政策。建立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補償制度。

     

    加快發展現代農業。大力推進高標準農田建設,發展高效節水灌溉,加強災后水利薄弱環節建設。支持農業科技創新,推動重點品種良種培育、關鍵農機研發。支持多種形式適度規模經營,健全農業生產社會化服務體系,促進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支持發展地方特色優勢主導產業,開展農業全產業鏈開發創新示范,促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推進農墾、國有林區林場等改革發展。

     

    深化農村綜合改革。落實村級組織經費運轉保障機制。扶持村集體經濟組織發展。推進美麗鄉村建設提檔升級,更好發揮一事一議財政獎補機制和平臺作用,開展農村綜合性改革試點試驗。

     

    同時,建立健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財政投入保障制度,加大對農村教育、醫療衛生、文化、基礎設施、生態環保等各方面的投入,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建立新增耕地指標和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節余指標跨省域調劑機制,所得收益全部用于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和支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

     

    5.推動區域協調發展。

    提高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水平。大幅增加中央對地方一般性轉移支付,重點增加均衡性轉移支付、老少邊窮地區轉移支付、民生政策托底保障財力補助等。加大重點領域專項轉移支付對發展薄弱地區和財政困難地區的支持力度。繼續支持資源枯竭城市轉型發展。推進落實興邊富民行動。推動省級財政進一步下沉財力,增強省以下政府基本公共服務保障能力。

     

    支持實施國家重點規劃。加強對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支持。推進實施共建“一帶一路”倡議。支持高起點規劃、高標準建設雄安新區。推動中西部地區、東北地區、東部地區發揮優勢、更好發展。促進粵港澳大灣區發展。

     

    6.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

    支持發展公平優質教育。教育投入繼續向農村、中西部、貧困地區和薄弱環節傾斜。鞏固落實城鄉統一、重在農村的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改善貧困地區義務教育薄弱學?;巨k學條件。實施第三期學前教育行動計劃,多渠道增加學前教育資源供給。推進高中階段教育普及攻堅計劃。深入實施現代職業教育質量提升計劃,促進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支持加快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推動地方高校深化改革和內涵式發展。加強教師隊伍建設,進一步健全學生資助制度。支持和規范社會力量興辦教育。

     

    加強就業和社會保障。落實積極的就業政策,繼續安排就業補助資金,促進就業創業。支持大規模開展職業技能培訓,統籌做好高校畢業生、農民工、退役軍人、就業困難人員等重點群體就業工作。從2018年1月1日起,提高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及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水平。落實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總體方案,出臺實施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推動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進一步推進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制度改革。在部分地區開展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試點。穩慎推進工資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完善機關事業單位工資和津補貼制度,向艱苦地區、特殊崗位傾斜。按一定比例適當提高城鄉居民低保補助水平,適時調整優撫補助標準,加強對特困人員、殘疾人等群體的兜底保障。支持做好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

     

    推進健康中國建設。鞏固破除以藥補醫成果,持續深化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加強全科醫生、兒科醫生隊伍建設,支持提升醫療服務能力,健全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全面推進城鄉居民醫保制度整合,將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財政補助標準提高40元(其中20元用于提高大病保險保障水平),達到每人每年490元,相應提高個人繳費比例。將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年人均財政補助標準再提高5元,達到每人每年55元。推動公立醫院強化財務預算管理。擴大跨省異地就醫住院費用直接結算范圍。支持中醫藥事業傳承創新發展。

     

    完善住房保障機制。支持加快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并舉的住房制度。繼續推進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設,2018年支持新開工各類棚戶區改造580萬套,加大對公共租賃住房及其配套基礎設施建設的支持力度,將符合條件的新就業無房職工、外來務工人員納入公共租賃住房保障范圍。繼續支持各地優先開展4類重點對象危房改造,進一步加大對深度貧困地區的傾斜力度。

     

    推動文化繁榮興盛。完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深入實施文化惠民工程。繼續支持博物館、圖書館、文化館等公益性文化設施向社會免費開放。加強文物保護利用和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加強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深度融合。支持發展社會主義文藝。促進文化產業發展。推動中華文化走出去。支持做好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籌辦工作。

     

    支持平安中國建設。深化司法體制綜合配套改革,健全社會治安防控體系,有效維護公共安全。加強社會弱勢群體法律援助工作。

     

    支持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為實現強軍夢提供有力支撐。繼續支持國防和軍隊改革。積極支持武警部隊調整改革。深化國防科技工業投入改革。深入貫徹軍民融合發展戰略,研究完善配套政策,落實相關資金保障。

     

    中央基建投資安排5376億元,比2017年增加300億元,加大對“三農”、創新驅動、生態環保、民生改善、安全保障能力建設等領域的支持。優化存量結構,減少小、散支出,提高資金使用績效。

     

    (四)2018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預計和支出安排。

     

    1.中央一般公共預算。

    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入85357億元,比2017年執行數同口徑(下同)增長5.2%。加上從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調入2130億元,從中央政府性基金預算、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調入323億元,收入總量為87810億元。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03310億元,增長8.5%。收支總量相抵,中央財政赤字15500億元,與2017年持平。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余額2536.05億元。中央財政國債余額限額156908.35億元。

     

    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分中央本級支出、對地方轉移支付、對地方稅收返還、中央預備費反映。

     

    (1)中央本級支出32466億元,增長8.1%。其中:一般公共服務支出1453.88億元,增長11.6%,主要是為增強中央垂直管理部門履職能力,適當提高公用經費水平。外交支出600.7億元,增長15.6%。國防支出11069.51億元,增長8.1%。公共安全支出1991.1億元,增長5.5%。教育支出1711.22億元,增長6.5%??茖W技術支出3114.84億元,增長10.1%。糧油物資儲備支出1371.5億元,下降14.1%,主要是政策性糧棉油去庫存力度加大,相應減少利息費用補貼支出。債務付息支出4286.52億元,增長13.4%。2018年中央部門預算是按照現有機構設置和職能編制的,將根據機構改革情況,在預算執行中依據現有預算規模依法依規作相應調整。

     

    (2)對地方轉移支付62207億元,增長9%,增幅為2013年以來最高。

    對地方一般性轉移支付38994.5億元,增長10.9%,增強地方特別是中西部地區財力。其中:均衡性轉移支付24438.57億元,增長9.1%(含縣級基本財力保障機制獎補資金2462.79億元,增長10%);老少邊窮地區轉移支付2133.33億元,增長15.8%;基本養老金轉移支付6696.56億元,增長14.3%;城鄉居民醫療保險轉移支付2807.91億元,增長11.8%。

     

    對地方專項轉移支付23212.5億元,增長6.1%。其中:現代職業教育質量提升計劃專項資金187.3億元,增長5.6%;支持地方高校改革發展資金367.32億元,增長7.8%;就業補助資金468.78億元,增長6.8%;退役安置補助經費482.19億元,增長21.2%;困難群眾救助補助資金1396.34億元,增長5.3%;優撫對象補助經費443.62億元,增長9.7%;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629.26億元,增長7.2%;醫療救助補助資金221.13億元,增長56.7%,主要是支持深度貧困地區提高貧困人口醫療救助水平;農業資源及生態保護補助資金243.6億元,增長7.6%;中央財政城鎮保障性安居工程專項資金1433億元,增長7.1%。

     

    (3)對地方稅收返還8137億元。

     

    (4)中央預備費500億元,與2017年預算持平。預備費執行中視情況分別計入中央本級支出和對地方轉移支付。

     

    2.地方一般公共預算。

    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收入97820億元,增長7%。加上中央對地方稅收返還和轉移支付收入70344億元、地方財政調入資金400億元,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總量為168564億元。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76864億元,扣除上年使用結轉結余及調入資金后增長7.3%。地方財政赤字8300億元,與2017年持平,通過發行地方政府一般債券彌補。地方政府一般債務余額限額123789.22億元。

     

    3.全國一般公共預算。

    匯總中央和地方預算,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83177億元,增長6.1%。加上調入資金2853億元,收入總量為186030億元。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209830億元(含中央預備費500億元),扣除上年地方使用結轉結余及調入資金后增長7.6%。赤字23800億元,與2017年持平。赤字率隨國內生產總值增長而適當降低,預計為2.6%,比2017年預算降低0.4個百分點,與經濟穩中向好、財政運行健康的狀況相適應,也為長遠發展和宏觀調控留下更多政策空間。

     

    (五)2018年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預計和支出安排。

    中央政府性基金收入3863.04億元,增長0.2%。加上上年結轉收入385.59億元,中央政府性基金收入總量為4248.63億元。中央政府性基金支出4247.17億元,增長15%。其中,中央本級支出3262.71億元,增長20.5%,主要是鐵路建設基金、民航發展基金、彩票公益金等安排支出增加較多;對地方轉移支付984.46億元,下降0.1%。向一般公共預算調出1.46億元。

     

    地方政府性基金本級收入60301.81億元,增長4.6%,其中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54661.7億元,增長5%。加上中央政府性基金對地方轉移支付收入984.46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務收入13500億元,地方政府性基金相關收入為74786.27億元。地方政府性基金相關支出74786.27億元,增長28.9%,其中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相關支出66932.08億元,增長29.3%,主要是對應的專項債務收入大幅增加,相應增加支出安排。地方政府專項債務余額限額86185.08億元。

     

    匯總中央和地方預算,全國政府性基金收入64164.85億元,增長4.3%。加上上年結轉收入385.59億元和地方政府專項債務收入13500億元,全國政府性基金相關收入總量為78050.44億元。全國政府性基金相關支出78048.98億元,增長28.5%。

     

    (六)2018年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預計和支出安排。

    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1376.82億元,增長5.9%。加上上年結轉收入113.59億元,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總量為1490.41億元。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1168.87億元,增長16.4%。其中,中央本級支出1068.87億元,增長39%,主要是為支持國有經濟結構調整和前瞻性戰略性產業發展,適當增加中央企業注資支出;對地方轉移支付100億元,下降57.5%,主要是中央下放企業“三供一業”分離移交補助資金減少。向一般公共預算調出321.54億元,增長3.6%,調入比例由2017年的22%提高到25%。

     

    地方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本級收入1460.84億元,增長9.5%。加上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對地方轉移支付收入100億元,地方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1560.84億元,下降0.6%。地方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1204.71億元,下降3.2%。向一般公共預算調出356.13億元。

     

    匯總中央和地方預算,全國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2837.66億元,增長7.7%。加上上年結轉收入113.59億元,全國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總量為2951.25億元。全國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2273.58億元,增長12.9%。向一般公共預算調出677.67億元。

     

    (七)2018年社會保險基金預算收入預計和支出安排。

    根據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改革進展,2018年開始編制中央和地方機關事業單位基本養老保險基金預算,社會保險基金預算首次按中央預算和地方預算分別編制。

     

    中央社會保險基金收入676.34億元,增長97.4%。其中,保險費收入318.61億元,財政補貼收入352.9億元。中央社會保險基金支出654.83億元,增長103.9%。本年收支結余21.51億元,年末滾存結余270.43億元。

     

    地方社會保險基金收入67416.65億元,增長22.5%。其中,保險費收入48188.87億元,財政補貼收入16631.18億元。地方社會保險基金支出63887.49億元,增長31.4%。本年收支結余3529.16億元,年末滾存結余76719.85億元。

     

    2018年中央和地方社會保險基金收支增長較多,主要是將機關事業單位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納入預算編制范圍。

     

    匯總中央和地方預算,全國社會保險基金收入68092.99億元,增長23%。其中,保險費收入48507.48億元,財政補貼收入16984.08億元。全國社會保險基金支出64542.32億元,增長31.8%。本年收支結余3550.67億元,年末滾存結余76990.28億元。

     

    需要說明的是,地方預算由地方各級人民政府編制,報同級人民代表大會批準,目前尚在匯總中,本報告中地方收入預計數和支出安排數均為中央財政代編。

     

    以上預算具體安排詳見《中華人民共和國2017年全國預算執行情況2018年全國預算(草案)》。

     

    根據預算法規定,預算年度開始后,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批準本預算草案前,可安排下列支出:上年度結轉支出;參照上年同期的預算支出數額安排必須支付的本年度部門基本支出、項目支出,以及對下級政府的轉移性支出;法律規定必須履行支付義務的支出,以及用于自然災害等突發事件處理的支出。根據上述規定,2018年1月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1291億元。其中,中央本級支出1631億元,對地方稅收返還和轉移支付9660億元。

     

    三、切實做好2018年財政改革發展工作

     

    (一)進一步貫徹實施好預算法。

    增強預算法治意識,更加嚴格實施預算法,切實硬化預算約束。出臺修改后的預算法實施條例,加快健全預算法配套制度。推動預算編制的科學化和標準化,完善政府收支分類科目,進一步做實部門預算項目庫,完善預算支出定額標準,發揮好預算評審作用,充實和完善預算編制內容。加強年度預算與中期財政規劃相銜接,與部門職責和工作安排相匹配,增強預算的科學性、合理性、準確性。規范預算之間的銜接關系,將未列入政府性基金目錄清單的項目按規定轉列一般公共預算統籌使用,繼續提高國有資本經營預算調入一般公共預算的比例,避免資金交叉安排。進一步推進預算公開,擴大向人大報送和社會公開的重點支出項目范圍,加大監督檢查力度,指導和推動地方做好預算公開工作。繼續配合推進預算聯網監督。做好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財政醫療衛生資金分配和使用管理情況及接受專題詢問工作。

     

    (二)加快財稅體制改革。

    出臺基本公共服務領域中央與地方共同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方案,研究制定交通運輸、科技、環保等領域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方案。抓緊制定中央與地方收入劃分改革方案。深化轉移支付制度改革,繼續清理規范轉移支付項目。完善支持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的財政政策體系。繼續完善增值稅制度,結合改革進程推進增值稅立法工作。推進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度改革,合理提高基本減除費用標準(即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征點),增加子女教育、大病醫療等專項費用扣除。做好個人收入和財產信息系統建設工作。健全地方稅體系,穩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落實稅收法定原則,加快推進單行稅法的立法工作。擴大政府財務報告編制試點范圍。建立健全國有資產報告機制,推進落實金融企業國有資產專項報告和國有資產綜合報告相關工作。加強改革督察,推動改革舉措落地見效。

     

    (三)全面實施績效管理。

    制定全面實施績效管理的指導性文件。逐步將績效管理涵蓋所有財政資金,并深度融入預算編制、執行、監督全過程。加強重大政策和項目成本效益分析,優化財政資源配置和部門支出結構。強化預算績效目標管理,優化績效目標設置,完善績效目標隨同預算批復下達機制。擴大績效評價范圍,建立績效評價結果與預算安排、政策調整掛鉤機制,強化績效責任硬約束,削減低效無效資金。加大績效信息公開力度,推進績效目標、績效評價結果向人大報送并向社會公開。研究建立地方財政綜合績效評價體系,推動地方財政績效管理水平整體提升。

     

    (四)加強預算執行管理。

    嚴格執行人大審查批準的預算,非經法定程序,不得調整。必須作出并需要進行預算調整的,應當報本級人大常委會審查批準。堅持嚴格依法征稅,堅決防止收“過頭稅”等違規行為。規范和加強非稅收入管理,切實降低企業非稅負擔,進一步推進非稅收入法治化建設。完善轉移支付分配辦法,加強預算批復下達管理,加快轉移支付下達進度,促進財政資金及時安排使用并發揮效果。加快盤活財政存量資金以及當年難以支出的預算資金,按規定統籌調整用于其他急需資金支持的領域,減少結轉結余。嚴格執行國庫集中收付、政府采購和公務卡制度,規范財政專戶資金管理,嚴禁違規將財政資金從國庫轉入財政專戶。進一步完善國債收益率曲線,加強國債市場建設。加強財政庫款管理,研究建立財政庫底目標余額管理制度。從嚴控制新設政府投資基金,分類清理整合現有政府投資基金,防止過多過濫。

     

    (五)強化地方政府債務管理。

    遵循經濟規律,舉債要同償債能力相匹配。開好合法合規舉債的“前門”,合理確定分地區地方政府債務限額,穩步推進專項債券管理改革,豐富專項債券品種,合理擴大專項債券使用范圍,研究開展地方政府債務管理績效評價。嚴堵違法違規舉債的“后門”,決不允許在法定限額外違法違規或變相舉債。精準制定應對預案,積極穩妥化解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督促金融機構審慎合規授信,嚴格按照企業項目實際,而不是按照政府信用評估融資風險。進一步優化地方債市場化發行管理機制,統籌運用銀行間和證券交易所兩個市場,推動在商業銀行柜臺銷售地方政府債券,提高地方政府債券流動性。推進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市場化轉型。加大督查問責力度,完善政績考核體系,堅決查處各類違法違規融資擔保行為,從嚴整治舉債亂象,終身問責、倒查責任。

     

    (六)進一步嚴肅財經紀律。

    堅持厲行節約,勤儉辦一切事業,嚴禁鋪張浪費、大手大腳花錢。加大財政監督檢查力度,推動重大財稅改革和財稅政策落地實施。重點關注扶貧、養老等領域以及對企業補助資金的管理使用情況,堅決查處各種虛報冒領、截留挪用等違反財經紀律的行為,強化責任追究。進一步深化財政內控工作,加強內控執行,著力構建覆蓋財政資金分配、管理、使用全流程的內控機制。加大審計問題整改力度,建立健全整改長效機制。

     

    主動接受人大依法監督和政協民主監督,既是財政部門的一項法定職責,更是一項重要政治任務。過去的一年,財政部加強全國“兩會”財政解釋說明服務,強化與代表委員的日常溝通聯絡,順利完成2780件全國人大代表建議、1363件全國政協委員提案的辦理答復。新的一年,財政部將為代表委員提供更加精細化、規范化的服務,及時報告財稅改革和財政重點工作進展,著力提高建議提案辦理質量,堅持不懈地轉變作風,不斷提高預算管理水平和財政治理能力,更好服務代表委員依法履職。

     

    各位代表,新時代呼喚著新氣象新作為。我們要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自覺接受全國人大的監督,虛心聽取全國政協的意見和建議,銳意進取,埋頭苦干,扎扎實實做好財政預算各項工作,促進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為實現黨的十九大確定的宏偉目標不懈奮斗。

    秒速赛车开奖走势图